美國人愛鄰居嗎?
二零零八年四月一家生產「絕對伏特加」(Absolut Vodka)的瑞典酒商,為吸引墨西哥消費者,推出一個以1848年美墨戰爭前兩國邊界圖為背景的廣告,將當年被美國巧取豪奪的德克薩斯、加利福尼亞、內華達和猶他全部地區,科羅拉多、亞利桑那、新墨西哥和懷俄明部分地區,總共23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恢復為墨西哥領土。
此廣告在墨西哥人眼中堪稱「絕對完美」,但不少保守頑固的美國人,卻大為光火,紛紛指摘酒廠「煽風點火」,挑撥兩國歷史宿怨,並揚言酒廠是在鼓勵墨西哥人非法偷渡,因而群起威脅杯葛。
酒商在壓力下緊急發表道歉聲明,強調「絕對沒有大家揣測的那些意圖」,只是想讓墨西哥人民回憶起昔日時光,可能會產生比較理想的感受。
墨西哥人的過去是美好的,
然而隨著領土資源被惡鄰坑蒙搶騙,
「它們奪走了墨西哥儲藏量最豐富的油礦,留給它的只是一些設備陳舊的煉油廠、乾枯的油井、坦皮科市的貧困景象以及痛苦的回憶。」
那往日時光已一去不復返。
被以鄰為壑的墨西哥正飽嚐難言的苦果。
試看墨西哥城1800萬人,
竟有三分之一擠在既沒水也沒電的貧民窟,
近一半人其住處沒有下水道;
3萬座工廠外加350萬輛機動車日夜在排放有毒廢氣。
空氣污染和水污染的惡果是,每年10萬名未成年的死亡。
墨西哥城已然是一座「造病城」───作家卡洛斯·富魯特斯為它取的外號。
這個玉米的故鄉,自從一九九四年簽訂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後,
每年反而要從美國進口大量餵食牲口用的粗硬黃玉米。
更過分的是美國資本家還要賣轉基因玉米種子給墨國農民。
社會運動家胡利奧憤慨地表示:
「玉米是我們墨西哥人對世界的貢獻,現在卻要高價從擁有產權的跨國公司──主體是美國公司──購買它的種子,那些大公司難道不正是利用了我們祖祖輩輩培育的玉米基因嗎?孟山都(Monsanto)公司製造出代號為Terminator的玉米品種,它具有一種生物化學能力,只能用於一次性播種,第二年即失效;使用過它的農民必須連續向它購買。
這不是科技的進步,這是邪惡的膨脹。」
山姆大叔的邪惡其實還膨脹到他的北邊鄰居──加拿大。
當五零年代美國人在朝鮮戰場吃過中國的虧後,西方列強都追隨美國圍堵中國的政策。在此氛圍下,加拿大于1961年賣了一筆小麥給中國,引來華盛頓的極度不悅,
於是出手小動作以處罰鄰居。
當時的加國農業部長漢彌爾頓透露了內情:
「在我當部長跟中國人做成第一筆小麥買賣時,美國人馬上就作出了反應,禁止向我們出口裝卸糧食用的真空泵,還禁止美孚石油公司向我國運糧船隻提供燃料。迪芬貝克總理與我都極其惱火。迪芬貝克曾對美國大使說,你對肯尼迪總統說,假如這隻鞋套在你們美國人腳上,你們會有什?感覺?!」
美國人喜歡當霸權老大的感覺。
不要說跟他作對者如古巴被其長期經濟制裁,
就是他的傳統芳鄰加拿大膽敢未經其同意逕賣小麥給其敵人中國,
他一樣要在人家腳上套上一雙讓人不舒服的鞋子,
看你還給我亂跑!
這是流氓作風,
正如諾姆·喬姆斯基11月7日於英國《衛報》稱美國外交政策:
「出自黑手黨的教父原則:違抗是不可容忍的。」


 

.
創作者介紹

Nozawa Onsen

kxkglcuvvfnxm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